博客网 >

苏北之痛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苏北之痛

文/淮安十二

苏北在江苏的落后可以说已经是声名远播,不但在江苏省内妇孺皆知,就是在全国也是知之甚多,甚至一些较之苏北更为落后的地区的人们也会在心里觉得苏北比他们更落后,我们没法回避这一现实,但我们却也没法去多说什么、去争辩什么,毕竟我们的"名气"太大。

苏北虽然落后,但却远远不是"赤贫",单就是2717亿元的GDP总量和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人均GDP水平就可以让我们树立起本该有的一些自信,而当我们把目光转向省外之时,我们又会发现,苏北(狭义),这个作为江苏人均GDP最低的五座城市组成的苏北较之另一个发达省份广东的粤北来讲,可以说是远远胜之的,不光是经济总量和人均指标上苏北高于粤北很多,在发展速度、发展前景上苏北更是大大优于粤北,相对于广东珠江三角洲倡导的空洞的"红三角"而言,苏北这个背靠世界"第六大城市群"的落后地区的发展前景是粤北所无法比拟的。

然而,这或许也是苏北现在落后、以后可能更为落后的最为致命的根源所在。如同任何一个发达地区的崛起都需要一个"原始积累"的过程一样,长江三角洲的新崛起也需要一个不断从外部积聚人才、资本、信息等资源的极化过程,并且,因为长江三角洲的这个较之其他地区而言更为不平凡的崛起,使得其所表现出来的聚集、极化过程将显得更加剧烈和残酷。

明亮灯盏的最近之处往往是最为黑暗的。全国的资源存在向长江三角洲聚集的趋势,"明灯"之下的苏北怎能幸免,怎能不比其他地区"贡献"出更多的财富!相较浙南这个与苏北同处灯下的"兄弟"而言,苏北的前途实在堪忧,当浙南的温州人、台州人、义乌人忍受不了所处地域的狭窄和贫瘠而纷纷外出为生计奔忙之时,苏北人民却生活在水利大大改善之后的大半个鱼米之乡之中,坐拥"国家商品粮生产基地"、"水产养殖基地",吃着温饱有余的粮食,而前途却被扼杀在平庸之中,小富即安,不富也安成为现实。时间和机遇是不会光顾无所事事、没有作为的人们的,四分之一世纪过去后,浙南已经扬名立万、誉满神州,而当初几乎所有条件都较之浙南优越的苏北却依然停留在那实在可怜的温饱之上,什么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惟独那本来并不存在的差距变的异常刺眼,异常"不可思议"!

生存还是毁灭?苏北的前途命运到底是怎么样的?苏北是大踏步地前进寻求生存之道还是甘愿平庸等着被他人和自己毁灭?这个问题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异常紧迫,时至今日则更显得不容懈怠,毕竟这是关乎前途和命运的抉择。

让人稍稍宽慰的是,步伐在今日的苏北已经开始迈开:百强县东台、大丰灼灼生辉,而盐阜大地上的后继之兵建湖、射阳面对县域百强也是"磨刀霍霍",曾有言道:"滨阜响,穷的叮当响"然而,如今的阜宁在"赶兴化、学永嘉"的口号之下,在射阳河两岸展现给世人一个翻天覆地的新阜宁,滨海的经济开发区、沿海港口化工园区建设地红红火火,其县城建设经验也成为远近兄弟县市的取经对象;沿海开放城市连云港在经历了多年的近乎"耻辱"的徘徊之后,如今好似也开始昂首前行,今年一季度一改以往低迷状况,取得了13.7%的发展新速度。金山桥唱响了徐州新的"进行曲",邳州几年间的可喜变化让人对之刮目;从"水冲港"到如今全省称道的"盱眙开发区经验"、"盱眙龙虾",盱眙正在走出一条自己的发展之路;而"江苏小老弟"宿迁在争议书记仇和的带领之下似乎坚决要当苏北改革的急先锋。

全国乃至地区的发展决非铁板一块,前进的路上大家必然会有快有慢,毕竟大家的条件不同,走路的"方式"也会有别,但是苏北在发展这条路上必须要快,不管苏北采用什么样的走路"方式"都必须要走的快,面对近在咫尺的长江三角洲,为了不被强大的"马太效应"所埋没,为了不在等待长江三角洲的"辐射、带动"中渐渐失去主动和本来就不多的话语权,我们必须在被动中寻求主动。

苏北的落后有苏北人自己主观上的原因,但外部的客观上的原因也不能被抹杀。苏北的落后可以说在上个世纪就已经被较为充分地认识到了,然而认识归认识,口头上的关于如何如何支持、帮助苏北发展的会议、研讨也是不绝于耳,可是行动却未必就有,就是有却也未必能够持久、能够延续。

上个世纪陈焕友同志曾经提过建设"徐连经济带",当时学者、专家齐聚一堂,纷纷为"徐连经济带"的建设"把脉",献言献策,可是一切就象演戏一般,人们还没有完全融进这样一个"思想解放,寻求发展"的大潮之中的时候,这样的一场"戏"已经结束了。

1998年,当时的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再打一个"交通战线的淮海战役"的口号,一时间交通战线在苏北空前拉大,根本不顾交通建设的客观规律,盲目求大求远,导致几年之后苏南经济发达地区的高速公路密度没有苏北欠发达地区之高,苏南严重路堵,而苏北宽阔的高速公路上却车辆寥寥无几!而另一方面政府在苏北大修高速公路之时,作为沿海省份,为什么不将沿海的"连盐通"高速公路放在重点位置至少是提上日程呢?(而且当时正在实施"海上苏东"战略)沂淮江、连徐、汾灌、淮连这些处于"交通战线的淮海战役"主战场的高速公路都是国家规划的国道主干线的组成部分,他们的修筑都是必然也是自然的事情,需要弄出个"淮海战役"吗?

"海上苏东"战略不了了之之后的回良玉时代我们的省委省政府又提出了"苏北大发展"的大战略,当时,会议、研讨、媒体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去关注着"苏北大平原",去关注这片曾经辉煌的创造者如今的发展之道和复兴之路。然而,一切都象过去的所有口号一样,只是哗众取宠地"过眼云烟",不同的只是这次的"云烟"显得更加灿烂和厚重而已。

在博取了老百姓的一时支持和欢喜,在赢得了一时的名望和称赞之后,一切还是照旧着从前,口号之外,除了一些反映在某些文件中的支持苏北的人民币数额和见诸报端和电视的所谓的一些"成就",恐怕真正给予苏北和苏北真正获得的只是"一无所有",而有的可能只是苏北在种种口号和运动匆匆走过之后的迷茫和不解。

南北五市之间至今还时不时地见诸报端的"接对帮扶"可能是那个时代唯一留下的产物,然而这种完全建立在计划经济思维基础上,基本上靠政府行政力量推动的"帮扶"究竟还能产生多少个"淮安中央新亚"值得怀疑。

众多专家、学者勘察多年的,江苏沿海唯一可以向世人真正证明自己是沿海省份的潜在的深水大港"洋口港",作为江苏在新的海洋世纪里唯一可以与浙江和上海进行博弈并最终保持江苏在长江三角洲与浙江并列的"北翼"的位置的洋口港在短短"一阵子"的媒体大讨论之后被"束之高阁"!洋口港并不是苏北(狭义)的港口,但她对苏北的前途同样重要,所以不得不谈,而与此相似的,条件非常优越的、地处苏北腹地中间位置的滨海港也被"尘封囊中"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一次又一次又是那么的熟悉,是沿海省份,但却只靠沿江、只靠"沪宁",同样的沿海,但你是处在江苏的沿海,而且是苏北的沿海,所以你就不是真正的沿海,一切的一切只是停留在1000公里海岸线和1000万亩沿海滩涂这些形式之上而已,所以说,沿海又能怎样?

新长铁路同样让苏北无比尴尬。作为落后地区,较之高速公路,运量大、成本低的铁路无疑是更为迫切的,相对于现在很多苏北高速公路上车辆寥寥无几而言,铁路无疑更能促进和拉动落后苏北的发展,然而,当我们一边陶醉在"交通淮海战役"的壮举之中,另一边却是"苏北腹地无寸铁"的尴尬和凄凉;一边是漂亮、宏伟、先进但却空空荡荡的高速公路,另一边却是单线设计、部分线路仍需改造、久久不能通车的锈迹斑斑的所谓"沿海大通道"。时间已经向世人证明,所谓的沿海大通道,所谓的改变苏北铁路落后面貌,所谓的江苏两横两纵"井"字型铁路主骨架只不过是让人憧憬的美丽谎言而已,单线、设计标准(120公里/小时)的低下、线路取向的不合理已经早已决定这所谓的"主骨架"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

经历了几次热闹的口号时代之后,苏北又一次变的默默无闻起来,如今的省委省政府在经济全球化和加入世贸之后,面对来之全球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新一轮的产业转移、面对国内兄弟省市发展的咄咄逼人之势,"适时地"提出了"沿江开发"战略,沿江是幸运的,因为这次的"沿江开发"是动真格的了,不但是造势远远高过以往任何一次"口号"、运动和战略,其力度也是名副其实地大,整个沿江地区无不跟风而上,深怕慢别人一拍,不管是谁,不管其沿江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开发条件,到他们那里全部变成"我市拥有XX公里的黄金岸线资源,但目前只开发XX公里,尚未开发的黄金岸线XX公里,占总岸线资源的90%(或者80%、85%......),于是"沿江开发区"遍地开花,万吨码头处处开建(规划),殊不知沿江已有的港口码头利用率根本不到80%,重复建设已经相当严重。

领导和专家们认为,"地理上沿海"的江苏真正的优势在"沿江",面对兄弟省市,尤其是浙江和上海的咄咄之势,江苏的应对之策实在乏善可陈,最后只能借着苏南"沪宁"一线的外向型经济的东风,希望在临近的沿江地区移植和延续这一不小的辉煌。目标是把江苏的长江建成中国的"莱茵河",让沿江地区成为江苏竞合浙江、实现"两个率先"的主力军。

在沿江开发的同时,苏北如何"接轨"沿江开发也被提了出来,一项国土开发战略的本质就是要通过包括宣传、资金、政策等在内的种种措施和手段引导和吸引资本、信息、人才等资源向这一地区流动、聚集,从而达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迅速崛起的目的。这一过程当中受益的当然是开发地区,而对于其他地区,特别是相邻地区而言,只会是丧失机遇,甚至是被"边缘化"。资本在向沿江地区聚集的同时,已经在减缓"北进",而若要等到沿江地区完成聚集过程,实现工业化再回头去"辐射、带动"苏北时,苏北会成为怎样的苏北呢?

江阴与对岸的靖江之间的合作已经成为一个典范,这也使得一些人对沿江带动苏北,苏北接轨沿江产生了一些"幻想",这一成功案例真的可以扩大到整个沿江和苏北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江阴经济发展水平大大高于对岸的靖江这是显而易见的,但这并不是江阴向靖江进行产业转移的唯一原因,也不是主要原因,如果没有江阴大桥的存在,如果两城不是隔江相望,如果没有行政力量的推动和媒体的宣传,这一案例是否可以诞生和延续呢?江阴本地的企业面对经营成本的升高和土地、岸线资源的短缺,来到近在咫尺的靖江投资兴业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在其他沿江地区,这样的情况可以产生吗?即使可以,那么还处于工业化中期的沿江南岸地区能够产生足够的"溢出"效应而去辐射、带动与沿江北岸地区相隔甚远的苏北吗?在近阶段,一切恐怕并不会发生!

在徒劳和不切实际地喊出"接轨沿江开发"的同时,建设"东陇海线产业带"又被提上了日程,然而,相对于沿江两岸的八市而言,东陇海沿线的区区两市四县(市)明显太过单薄,虽然各级各类的研讨、会议也开过一些,也有一些专家为东陇海产业带的建设献计献策,但是相对于沿江开发的红红火火而言东陇海产业带建设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或许在江苏经济发展这个大舞台上,苏北永远只能扮演配角,或许搞什么"东陇海线产业带"只不过是为了在"沿江开发"的同时寻求更多的民间支持和表现"形式"之上的"公平"而已,由此看来,所谓的"东陇海产业带"与上个世纪的"徐连经济带"恐怕并无二至。区区200多公里长、区区两市四县(市)、区区1万平方公里,这样的开发规模也能"象模象样"地被冠以"XX产业带"、也能被冠以"XX战略",可能只会发生在江苏,发生在苏北!

如今的盐城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城乡面貌大大改观,特别是其特色鲜明的县域经济更是令人瞩目,社会经济各项指标与苏中水平已经相差无几。但是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是,作为江苏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之一并地处沿海的盐城却是全省最后一个通高速公路的地级市,直到如今其仅有区区3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里程,这不得不让人觉得意外。几年前曾经颇有点热度的大丰港在如今也早已"销声匿迹",无人过问,而另一个(前面已经提到)建港条件极其优越、苏北潜在的沿海大港"滨海港"更是"养在深闺"。不但是雷声小、其"雨点"更是可怜,至今仍然在所谓的沿海二类开放口岸的层次上"挣扎"。

新沂,苏北地区一个潜在的战略支点,其区位优势显而易见,理应成为苏北地区抗衡鲁南临沂的一张"王牌",虽然略显稚嫩,但凭借其无可挑剔的区位交通优势、周边较高的人口密度和合理的城市布局,其前景十分明显。然而至今新沂都只是停留在自给自足、自生自灭的境地之中,我们虽不否定地方自身在发展自己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但我们也知道,如果配合适当和合理的政策和措施、给予较好和较高的引导和定位,其上升的速度将能更快,走的路将能更远!但一切并没有在新沂身上发生,感叹时光的易失和前途的渺茫之外,或许我们真正期待的并不会到来......

曾经花了很大的力气提出了一个建设三个"都市圈"的"宏伟"蓝图,正当我们风风火火地为这一"蓝图"编制详细规划的时候,我们不禁也开始面对这样一个尴尬的现实:三大都市圈分别处于江苏省的东南、西南和西北,有两个都市圈不得不拉上临省的兄弟城市才勉强"凑成数",且不说这样的规划和这样的都市圈能不能打破早已根深蒂固的行政羁绊(后来证明南京是成功的,但徐州却没能将之变成现实),单就是三大都市圈中间那片包括广大苏中、苏北城市和地区在内的空白地带就着实让人胆寒,难道江苏真的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作为三大都市圈之一的苏北徐州,正当其因此而感觉到省里对徐州的"重视",并为此开始了她的忙碌的时候,政策的天平在刚刚倾向她"片刻"工夫之后又更大幅度地离她而去了,现实再一次让徐州认识到相比于苏南,相比于沿江,苏北毕竟是只是"苏北"!面对为了适当"兼顾公平"的所谓"东陇海线产业带"这一新的"战略"政策,谁能不明白:相较于"徐州都市圈",这能算什么呢!?

曾经比苏北更为落后的鲁南地区,就是那个自然条件并不优越,甚至包含大片条件恶劣的沂蒙老区的鲁南,现在已经超越了苏北,不仅是经济总量上的超越和人均指标上的超越,更包括了发展政策、发展信心上的巨大超越,山东是明智的,在其胶东半岛地区飞速崛起的同时不忘支持传统的落后的鲁南等落后地区,全省上下一条心,终于使得鲁南迅速壮大起来,当我们还没来得及仔细观看曾经落后我们的"兄弟"地区的时候,我们已经被其"咄咄逼人"的发展之势所震慑。一直以来跟徐州不是一个量级上的济宁如今竟然敢于同徐州"当面"叫板,要做淮海地区的中心和"霸主",人家是有底气和资本的,那就是经济总量的相差无几和人均经济指标的超越。日照,这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里刚刚成立的小城市,竟然要"活生生"地从连云港那里夺走"亚欧大陆桥桥头堡"的宝座,更令人称奇的是位于沂蒙山区的临沂市竟然硬是发展成了华东地区重要的,全国闻名的商贸中心!叹哉!何其壮观的发展景象!

一个更为可怕的现实是,济宁和山东省正在谋求济宁行政区划的调整,他们的计划是将非常毗邻的曲阜、兖州、邹城和济宁合并重新整合为一个人口远远超过徐州的特大型组团城市,这一步骤中蕴涵的野心何其之大,可能只有到这一步骤真正走出时方能察觉吧!而与此同时面对"兄弟地区"城市的竟相发展,连云港、新沂、淮安除了无奈、痛惜和可能力不从心但却必不可少地"奋力追赶"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发展是残酷的,未来同样残酷,苏北在这样一条没有政策、少政策的路上要如何去走?会走向何方?三千多万苏北人民能不能摆脱、何时才能摆脱背负着"苏北"这一词语包含的所有屈辱、痛苦和迷茫,希望在哪里?苏北之痛还将持续到何时?

路是艰辛和坎坷的,但却必须痛苦并坚强地走下去......



(本文作于2004年5月26日;2004年6月9日对部分字句作了修改,个别数据被进一步精确;本文已发表于2004年11月5日之《中国信息报》)

<< 淮安发展的另类思考(一)——区位... /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淮安十二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